沃尔玛将触角伸到线上,亚马逊也不甘示弱,似乎要把杂货铺搬到线下,还将设立自提点。 10月11日晚,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,亚马逊计划推出小型实体便利店,进一步拓展其副食业务,销售牛奶、肉类等易腐产品。如果想定购保质期长的食品,消费者可通过便利店旁的触碰屏从网上下单,亚马逊将当日配送。 此外,亚马逊计划在特定场所设免下车自提点,将消费者在线订购的食品直接装到车上。亚马逊还特地为此研发一种新汽车牌照读取技术,以减少消费者的等待时间。 据悉,杂货店计划代号“Project Como”,仅面向仅定购了亚马逊生鲜服务的消费者。 亚马逊发言人则尚未就此消息置评。 在线副食市场商机巨大。目前,副食约占到美国消费者开支的1/5,但副食的在线零售额仅占美国整体副食零售额的约2%。据摩根士丹利预计,美国今年在线副食市场规模将翻番至420亿美元。 亚马逊看准了在线副食市场尚未被开发的商机,抓住美国消费者有在下班途中置办副食的消费习惯,一方面设立线下杂货店销售牛奶、肉类等易腐产品;另一方面设立自提点,消费者在线购物后可在下班途中直接取货,而且开车用户无需下车,只用在配有8个停车位的停车场等待,服务人员就会将食品直接装到车上。 不过,目前线下的食品杂货店仍是沃尔玛等传统零售商的天下,而且沃尔玛也瞄准了小型店铺。 数据显示,仅在2010年1季度到2015年3季度,沃尔玛在美国就关闭了409个中型店铺(10000平方米),开设315个小型店(3700平方米),这些小型店相当于传统郊区式购物中心的微缩版,使沃尔玛竞争力进一步提升。 沃尔玛想借这些便利店渗透到人口更为密集的城市区域,并计划2016财年增设180到200家,并在2017财年达到170亿美元的销售额。 此外,沃尔玛电子商务供应链副总裁JustenTraweek近日透露,2016年年底之前,沃尔玛用于线上销售的超大仓库将增加到10个,数量翻倍。这比行业咨询公司预测的“2017年年底之前沃尔玛只会建设8个大型仓库”数量更多、行动更快。 这样看来,亚马逊和沃尔玛的竞争可谓针尖对麦芒。 此外,国内单就自营杂货店来看,线上零售商在线下还未开局,曾经尝试“嘿客”便利店的顺丰黯淡收场,其“已剥离业务商业板块”自2013年至2015年三年的亏损总共近16.06亿元,而原因,“主要是因为顺丰商业集中铺设线下门店所致”。不过,与亚马逊的线下杂货铺的自营与自提不同,嘿客是通过店内的海报、二维码墙放置虚拟商品,店内展品可以直接提走,但必须从网上下单而不允许购买。 此前,亚马逊线下布局的重点在生鲜食品配送服务,但这一领域的竞争愈加激烈。 除了Fresh Direct、Instacar在内的众多生鲜食品配送商,今年2月,谷歌也宣布开始配送果蔬、肉、蛋以及其他易腐商品,为好市多、全食超市、Smart & Final Stores以及高档食品商Vincente Foods配送生鲜食品。 而且生鲜产品需低温储藏、易损坏、难标准化,需采用冷链物流配送技术,生鲜配送方一直受高昂的配送成本和食品销售利润率的困扰,亚马逊也不例外。 除了配送,亚马逊自营的生鲜也前景堪忧。美国金融分析网站Fool.曾指出,受服务价格、生鲜食品本身特性、地理位置等影响,亚马逊生鲜电商推出九年仍无起色。而且谷歌提供配送生鲜服务加大了各大超市的生鲜商品的竞争力,亚马逊自营生鲜(超过50美元才可享受免费送递)面临的压力加大。 国内生鲜电商也状况不佳。自2015年底起,中国生鲜市场就开始经历一轮大规模淘汰与洗牌,先是拉卡拉电商团队解散,随后前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创办Dmall进行近50%的大规模裁员,获亚马逊2000万融资的美味七七宣布倒闭,数十家生鲜电商面临倒闭或裁员的险境。 不过这次亚马逊杂货店计划,或许可以同时提高其自营生鲜的销量、降低生鲜配送的成本,是尝试生鲜“最后一公里”计划。 一方面,杂货店计划仅面向定购生鲜服务的消费者,“免下车自提点”服务可吸引消费者购买生鲜服务并在线上下单,扩大生鲜销量,而且生鲜属于生活刚需品,许多线下超市依靠生鲜带来的客流量提高其他商品的销量,亚马逊也有此意,在便利店旁设立触碰屏,想通过生鲜带来的消费者流量提高网上下单量;另一方面,线下杂货店可作为生鲜商品的仓储点,亚马逊可直接将食品送到消费者手上,避免了生鲜运输过程中的损坏,也降低了配送成本。 在国内,京东去年以43.1亿元入股永辉超市,布局生鲜的O2O市场。业内分析指出,在标准化、配送效率等方面,生鲜产品需投入极高成本,而京东与永辉的多角度合作可协助其解决生鲜、物流、冷链等难题,同时为其实现“最后一公里”所做的战略布局。 由线上走向线下,或许是解决生鲜电商困境的一个思路,不过最终结局如何,就要看谁家功力最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