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,大叔刚从媒体转型做公关的时候,领导让我看了两本书,其中一本就是《乌合之众》。当时的传播形态正因为微博的出现而发生巨变。品牌第一次被“推”到了公众面前,而吃瓜群众在网络上开始拥有发言权和参与感,比如“微博打拐”“郭美美事件”“723温州动车事故”等事件,微博舆论一度对社会重大突发事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到了2015年,微信朋友圈开始“接力”,出现了很多重大舆情的刷屏案例,比如“拐卖儿童判死刑”“罗尔事件”“携程亲子园”和“红黄蓝幼儿园”“江歌案”等。尤其是携程亲子园和红黄蓝幼儿园的刷屏,就属于情绪刷屏。由于微信的强关系,在传递这股情绪的时候是非常迅速的。大叔认为,情绪既是一种刷屏的套路